主页 > EMBA > 百万大军过独木桥:你想不到的考研经济
2021-03-04

百万大军过独木桥:你想不到的考研经济

*来源|睿公司(ID: shangjiezz),作者赵春瑜

今年8月底,华东理工大学统计了2019届毕业生的工资。这里毕业的研究生(不含MBA)平均月薪是9247.83元,本科毕业生平均月薪只有6389.42元。学历差异带来月薪近3000元的差距。

在当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,考研成为更多高校毕业生的选择。2019年考研人数已经超过290万,其中190多万会不及格。

研究生教育已经成为一个急需并稳步发展的大市场。在这个领域,有很多赛马场,比如杜文教育领导的传统线下教育,考充领导的线上教育平台,考研的学长小作坊。

从准备考研到辅导再到自愿咨询,每个环节都有商机。

研究生越来越多

刚毕业一年的金报考重庆南川小学六年级的兼职教师,这也是她考研后的第一份工作。今年她又要考了,但说起自己的研究生目标还是有点迷茫。“二战压力很大,有时候会有恐惧,但她不想轻易认输,留下遗憾一辈子。”

与金一毅不同,武婧璇是一名大一新生,刚刚升入高三。她早早和班上几个研究员一起躲在十几平米的宿舍里,开夜车。

金和都是考研大军的成员。他们可能不知道有200多万人和他们一样在为考试而学习。

从1978年恢复考研到现在已经41年了。

几十年后的今天,42.7%的高三学生能上大学,也意味着本科生越来越多,就业越来越难。金、等群体在生存压力、竞争优势、阶级上升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,纷纷选择读研突围。

金告诉记者,考研期间,她报了英语、政治、数学和专业课四门课,花了8500多元;与西南大学大四学生一对一辅导,加上购买补充教材和真实试卷,花费近9000元。

除了支付高昂的上课费用,还需要支付自习室的座位费用。"我现在坐的位置是100块钱从别的同学那买的."

随后,记者还走访了几所高校的考研教室,发现大部分桌面上都堆满了考研资料,甚至还有很多生活用品,比如扇子、枕头、被子、水杯等等。

这种现象似乎很正常。

随着本科毕业生数量的增加,许多公司提高招聘的教育门槛,以获得更好的人才。随着工作时间的增加,本科生的工资保持不变是很常见的,研究生的工资则是一步步上升。晋升机会也普遍偏向高学历学生。

自2011年以来,我国考研人数在2014年和2015年略有下降,但在其他年份有所增加,2017年和2018年增加了10%以上。在国内一些名牌大学,毕业生考研比例甚至超过50%。

人们对高薪工作和深造的后续追求也导致了考研人数的上升。从今年热门专业的选择来看,MBA排名第一,其次是金融、法律硕士(非法学)、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等。说明人们更喜欢专业性强、适用性广的专业。

从长远来看,企业需要高科技人才,考研是通过自学达到这一要求的途径之一。目前,我国技术人才总数约为6075万人,占总人口的4.7%,与其他发达国家的7%相比,仍有很大的提高空间

随着考研人数的不断增加,考研专业课程种类越来越多,分为13大类,400多个大类。另外,在高校推行“送研究生”的情况下,统招人数越来越少,分数有上升的趋势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,考研难度逐渐增加。

激烈的竞争催生了许多考验市场的商机。近年来,参与研究生辅导的培训机构已超过100家。

传统的线下研究生教育培训机构从市场布局来看可以分为两类。一是品牌意识高、师资力量强的培训机构,如杜文教育、海天教育、伯恩教育等。此类教育机构规模大、课程全面,在全国范围内拥有大量线下教学点或附属机构;另一类是以凯成教育为代表的区域性培训机构,分散且数量众多,但专注于某一个或某些特定领域的课程,占据区域市场。

2017年底,刘晓贤报名参加研究生培训班,从重庆某研究生培训机构购买了一大班政治英语,花费2000多元。培训机构还承诺课程时间为2018年3月至当年12月初,每周末有课时。

当时刘小贤被带去免费研究生讲座,被要求留下联系方式。之后,这家考研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经常给刘小贤打电话,就选择报考学校专业、复习和购买考研资料等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议。同时渲染考研难度,强调报培训班的好处。

其次,这个机构的政治老师经常去热搜,当时只想报政治,学点答题技巧。但考研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,政治课没有个人报名。

只有政治、英语一起报的班,一个班大概五六十人。“组合班的原价是2180元,但现在报名只需要2030元。”

交钱后才发现,培训事实并非当初宣传的那样。

从2018年3月到4月,刘小贤在考研培训机构只上过3次课。清明节后,培训机构连续两个月都没有通知上课。而3月份到4月份的那3次也并非正式上课,而是培训机构没有招满学生,就把已经招到的学生拉来和没有报名的学生一起试听,给试听课营造“人很多”的假象。

更可怕的是,刘小贤等到期盼已久的政治课时,却发现来的并不是之前说的“名师”。培训机构的人解释道,那位老师要等到暑期才来上课,而且上课时间只有一两天。

记者调查发现,一般的名师,都是在不同的地区、学校里穿梭。讲完课就去下一个地方,并且来回机票都是机构报销。这种所谓的名师真的适合每一个考研的学生吗?这种噱头算不算考研机构的虚假宣传?

经过接二连三不顺心的事,刘小贤萌生了退出培训班的想法。但考研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拒绝退费,并且明确告诉她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继续上课,二是自己把课程原价转让。

可见,由于优质师资的稀缺,传统线下机构出现了学生与机构之间的信任问题,再加上教师、房租等成本,线下机构扩张速度变慢,也难以规模化地复制了。

“春夏班、暑假班、热点解析班、冲刺班等线下培训机构可能会对某一所学校甚至所以专业专攻,满足报考这一学校的学生。与“学姐学长式”的小作坊相比,这种选择仿佛更正确,毕竟专研的老师比考过研的学生经验丰富。但线上教育依旧深入人心。

由于95后对网络教育的接受、认可度更高,采用在线直播、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线上考研教育顺势入局。这也是沪江网校、考虫、新东方在线等新生力量切入考研市场的契机。

数据显示,在2019年研究生考试的备考生中,55.6%的考生倾向于选择上网观看免费或低价的考研辅导视频进行学习。

但是,目前在线考研付费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。2017年硕士学位入学考试在线课程交易额仅为7亿元,只占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的0.4%。另一方面,随着考研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考研风的盛行,线下流量转化为线上市场,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考研名师,疯狂上线

在线考研教育的普及,让考研“名师”们有了更强的传播力。

由于学费高昂,竞争激烈,学生还握有自主选择权,所以考研老师不可能像普通老师那样从容。他们既要把控上课节奏,把较难的内容讲得通俗易懂,不时还需要用些段子调节学习气氛。于是,微博热搜上时不时就会冒出“网红考研老师”,上课仿佛一场表演。

张雪峰就是一位“考研名师”,他的微博上有几百万粉丝,视频点击次数超过5000万次。他不从事专门的授课活动,而是开展一些关于考研辅导、考研规划培训之类的讲座,与其说他像个老师,不如说他像个意见领袖。

他通过相声的方式进行考研辅导,这恰好迎合了考研学子的普遍心态:高考吃了足够的苦,走上考研这条路,与其说学生们需要的是知识,不如说他们需要的是鸡血。

记者发现,这样的鸡血讲座或者课程很受大家欢迎,自封吴彦祖的考虫名师石雷鹏,通用讲课开场白:“大家好,我是吴彦祖”;江湖人称“道长”的王江涛,在面对没有长进的学生面前常说:“那我也教不了你了。”这样的考研名师已经超过50位,甚至很多学生还做出“名师排行榜”。

通过网络直播课、录播课等形式,从公共课到专业课进行一站式教学,将线下和线上资源、前端和后端资源尽可能都打通,用最便捷的方式满足用户的刚性需求,也是线上教育的杀手锏。

新东方、考虫、沪江等,都拥有最热门的英语四六级考试、研究生考试、出国留学和公************等在线课程。记者采访了多个正在使用在线课程的学生,总结出,在线课程的安排较合理,所需的资料也是专门的快递派送,很方便。最重要的是,老师讲课幽默,押题还准,时不时还将自己的故事,还以作业打卡的形式赠送小礼品鼓励大家。

对于整个考研市场来讲,考研的群体转变导致考研更加个性化,同时也导致了考研市场的分散化,而在线教育依托互联网,假以时日甚至可以依托人工智能,是很有可能突破这一瓶颈的。

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,不是谁颠覆谁、谁替代谁的关系,从势不两立的对立到走向共生,已经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。

(*应受访者要求,本文中的人名皆为化名)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锐公司”,作者赵春雨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芥末堆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考研 刘小贤 吴静萱 机构 名师